OLENTOR

Je vas bien et nous sommes dans un paradis sûr terre.

[Brujay] 人格失守

配对:Bruce/Jason
声明:他们都不属于我 所想所写只是心血来潮 Brujay tag的全部我基本上都看了一遍了 写点文字贡献一下。业余到不行。一只丧且具有文学实践意识的桶。

Prologue:OOC 故事发生在电影Under the Redhood之后,Jason觉得自己可以再死一次了。



JasonTodd不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。但是这不能解释他从爆炸的废墟里爬出来之后,就抢了一艘毒枭的快艇,经停数个城市补给,辗转数月来到加勒比海东南沿岸。只属于红发高加索人的苍白脸庞被一路上的海风吹得微红,而那黑发属于波里杜利*。航行数月,目的地却是大陆另外一边的哥伦比亚。

三个月前,他化身的RedHood登场哥谭,带着新鲜宰割的人头收揽恐惧,大刀阔斧地整顿哥谭毒品市场。毒枭狡獗,成效只是暂时的。只因为JasonTodd本人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他枪指罪犯,满脑子却是Batman。

可我搞砸了。JasonTodd想。一场彻头彻尾的失败。用尽全身力量握住枪柄指向Batman,他的养父,拇指上膛,食指却抖得连扳机都压不住。灰尘,火药和皮革的味道。他总忍不住把罪犯贴得离自己更近,让他们窒息,他们的恐惧总让红头罩既恶心又愉悦。质问的对象就在前头,他却没敢再近Batman一步,让小丑隔在上位者和前门徒之间,就好像当初小丑给他们两个划下的鸿沟。

这就完了吧。起码起码在这件事上我能自己选。委内瑞拉的朗姆酒,高速公路上的泥泞与辛辣的歌曲,车窗外的绿物伸出几枝末端又突兀地撅起。JasonTodd想起十岁那年迷失在庄园西翼的星毛橡林。效仿欧亨利的觅宝记*,在餐桌上放下一张寻Jason图,时效为一个小时,然后便跑向星毛橡林。

这原本只是Jason和慈祥的老管家的一场单方面的午后游戏,Alfred总乐于纵容对文学敏感的小少爷,但是事情总是要有例外的。

新泽西州*的冬天夜晚来得很早,傍晚还能闻到美国薄荷的冷味,现在只剩下风吹枯叶的簌簌声。Alfred走在星毛橡林,来到命名为B612*的矢车菊参照物,往东南走6英尺的那颗美国白橡。没有人。满心的教导逐渐被焦急取代。

Jason抱着膝盖靠在橡树,看着高大的Bruce,猫一样的绿眼懵得眨了一下。他可没想到Bruce会出现。Alfred站在Bruce身后,手里拿着一把探路灯,皱着眉头但终归眼底还是安心。Bruce一把抱起Jason,把这失而复得的泊瑟芬*抱得更紧了一些,学院的西装更为了姿仪而不是保暖。Jason把手环在Bruce的脖颈,近得能闻到淡淡的酒味,又一言不发。

Jason撅着嘴,头靠在Bruce的肩膀上。 “Alfred可真差劲,对么?”

“Jason少爷。我会十分乐意这种寻宝游戏在庄园被禁止的。” 老管家看似退让,却让Jason无法选择是继续控诉还是辩解。

“Jason,跟Alfred无关。他是从MI6*退休的。从头到尾《埋藏的JasonTodd》*出了三个错误,你早就应该发现的。在落日前回到庄园,而不是让Alfred焦头烂额。” Bruce面色如常,低沉的话语却让怀里的Jason更觉难受。

“Alfred…” 小Jason越过宽肩看着头发斑白的老管家,眼睛漫上一股水汽,“对不起…” Bruce紧抱着Jason,开始往庄园走去。

JasonTodd到达库库塔的时候,正巧是卡塔赫纳独立日第二天。据他他离开哥也谭已经四个月了,背后像是有一条橡胶制成的线,他走得越远,便崩得越紧,接下来便是寸步难行。夜晚的花车巡游把一部分的主道路占用了,Jason不得不把车抛下选择步行,反正也是从强奸犯那里抢过来的。他走出交通堵塞的地方,打伤了两个向少女兜售蘑菇*的男子,开走了他们的车。驶往马孔多*。

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被抛弃被收养被拐带被谋杀被复活被遗忘再被抛弃。拉撒路池号称让他疯狂,这疯狂却又脆弱地能任Batman鞭笞。他的血肉筋骨里深深埋藏着Bruce Wayne,那个悲剧英雄般的列夫托尔斯泰*。

Jason问Bruce,到底是哪三个错误让Alfred找不到我。

“你知道这个游戏被禁止了是吧?你被关禁闭了,在Alfred发现前回到你的卧室。” Bruce抱着一本屠格涅夫《前夜》*。那肯定是初版的。
“与游戏无关。Bruce,如果我在夜巡的时候又不小心犯下了呢?蝙蝠侠一定想要看到这样的问题吧。” Jason爬上父亲跟前的脚踏,昂起头大睁眼睛尽力让自己看起来更有说服力。
“末列的参照物错误。”
“不可能!”
“那是一棵欧石楠。” Bruce嘴角扬起。Jason可对园艺没什么兴趣。

Jason皱着小小的眉头,那,那第二个呢?
“任何的埋下宝藏的人都应该知道如何离开自己设下的密径,你怎么迷路了?” Jason避吾可避,又不想承认自己模仿了汉塞尔和格莱特*,明知会被松鼠和鼬吃掉,还是撒下了一路的白藜麦*。

Bruce任由Jason一个懊恼得抱着靠枕趴在地毯上,大部头翻了一页又一页。
“最后一个!Bruce,什么那两个我不可能再会犯了!” Jason紧握着靠枕两边的流苏,小拳头看起来的确坚定。
“哦,第三个难道就能再犯了?” Bruce放下那本翻得过快的《前夜》,眉毛扬起。慢慢弯下腰靠近他的梅玛莎曼格姆*。
“到底是什么啊Bruce?” Jason很着急。
啪得一声响。Bruce轻弹了一下Jason的额头。
“Jason,永远都要跟你的父亲在一起*。”

我没有跟着他。然后我死了。他被小丑的诱饵引走的过程就像是注定的讽刺,带着前言带着预警却无可回避。Jason一直觉得Bruce带着他固执的道德感制裁犯罪就是愚昧,没有为他复仇,近乎残忍。Jason逐渐又觉,若是Bruce没有这样骄矜的道德感,这一个,一个母亲早丧,街头混混的儿子,对Batman来说,算什么。过路人罢了。

而对于Bruce Wayne来说,Jason Todd就好像一场梦。来到他的身边时,像一只瘠瘦又矜持的绿眼白毛猫,身体长得越矫捷行动就又越玩闹。他像一名寻常的父亲,一位严厉的老师,一个默契的搭档,难以完成的事情让自己承下,把小知更鸟护在黝黑的风翼下。直到Jason遇到自己所谓的母亲。

她凭什么!蝙蝠愤怒地嘶吼。她怎么敢把他从我身边带走!

本已逝去的儿子,化身犯罪先锋复仇哥谭和自己。红头罩弑人无数,Batman却近乎绝望地想拥抱他。

他失去的儿子有着利落的腰线与长腿,脸白得腻人,象征死亡的一簇白发,眉眼忧郁的基督山*。我的Jason。他的保护欲像疾风骤雨,爱意蓄发,却不能代表他能容忍红头罩杀人。哪怕是小丑。

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比马孔多更适合埋葬一个Jason Todd。

被谋杀后复活的应死之人,归宿应在魔幻现实主义的故乡哥伦比亚。Jason与生俱来的文学抑郁,千丝万缕地把他引到了马孔多。那其实只是一个虚构的地方,但很多人相信那就在阿拉卡塔卡,Jason Todd也不例外。

Alfred总说Jason少爷长大后必定是要到剑桥读英国文学,书藏有初版的《伟大的复兴新工具论》。Bruce不忿,表示韦恩图书馆也有一本,剑桥裔疏离,还是普林斯顿*的世界文学更适合一个哥谭人。Jason觉得讽刺的事他没能上拿到任何的文学学位,而这个社会却让他成为了批判性现实主义文学本身。

Bruce追踪到Jason的坐标时候,他的私人飞机已飞行在委内瑞拉的上空了。纵使没有斯芬克斯*之智,他孑然的Jason来到哥伦比亚用意昭然若揭,何况Bruce是世界最佳侦探。而他现在一心要把Jason Todd带回家。这次他不会让他再离开了。

tbc

本来只想一篇写完的但是不行了。可能要成中篇。这里的Jason偏学究厌世。我还是希望写一篇较香艳的文。注释很重要,建议看。

注释
波里杜利:创造了罗斯文勋爵第一位吸血鬼。其基础形象为黑发白肤。

欧亨利的觅宝记/梅玛莎曼格姆:Buried Treasure(后同被埋藏的Jason Todd)短篇小说。吉姆与情敌爱恋梅玛莎曼格姆,后来共同寻找宝藏。却发现宝藏就是被父亲带走的梅。注意,梅一直跟父亲在一起。书中未提到但是梅应该就是制造藏宝图的人。

新泽西州:哥谭设定在新泽西州。

B612: (作者私心的设定)小王子的星球编号。

泊瑟芬:希腊神话里的女神。被冥王强行带走当皇后,然后她的母亲Ceres伤心欲绝最终拼尽所能让女儿每年回到自己身边三个月。

MI6:007的公司

蘑菇:Mushroom。致幻品

马孔多:百年孤独故事发生的小镇

列夫托尔斯泰:出生贵族却一心解放农奴。最后抛妻弃子在火车站病死

屠格涅夫《前夜》: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。很难解释。

汉塞尔和格莱特:格林童话。

基督山伯爵:世界著名复仇者。法国版梅长苏。

阿拉卡塔卡:百年孤独作者的故乡。

普林斯顿:坊间传说Bruce Wayne在这里上的大学。

斯芬克斯:狮身人面像,象征智慧。

评论(6)

热度(63)